东西问?中美对话 孟德士:中美关系这种“势头”会持

【发布日期】:2021-11-11【查看次数】:

  我向朋友们解释,有时你必须看一下中国的“时间表”。在我印象中,中国从未一下子就完全开放任何市场,因为它是一个大国,有14亿人口。中国的做法是在一个地区尝试开放市场,看看是否有问题,然后一步一步地逐步开放。所以,要有耐心。

  关于贸易摩擦,美中双方都有合理的关切。我不认为一次会议就能解决所有问题,这将是一个逐步的、渐进的过程。

  庞无忌:对这个中美“再挂钩”的说法,您怎么看?

  早期在中国设立的公司,包括宝洁、星巴克、麦当劳、通用汽车等已经得到很好发展。这些企业既很好地服务了中国市场,也很好地服务了美国市场。美国一些人,比如特朗普说,“中国让我们失去了工作岗位”,这并不是事实。我们需要回到之前那种互利合作的美中关系当中。

  孟德士:今年以来,美中两国之间的对话频率比过去要高得多,而且每一次会议都有一些进展,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迹象。现在美中双方紧急且优先的事项应该是更多的互动、更多的会议和更多的讨论。

  孟德士:贸易战中没有赢家,只有输家。从朗普时代到现在,贸易战完全没有起到“预想”的作用。当时政治圈里的一些想法是,如果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高额关税,那么中美出口额会更接近甚至相等,更多美国企业会回到美国??但这从来没有发生。想要提高竞争力、为每个企业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,关税不应该作为手段。

  总的来说,我的主张是更频繁的对话、交流和沟通。愿意交流本身就是一个好的信号,这意味着对话的窗口仍然是打开的。目前的几次交流都在走向好的方向,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就提到要与中国“再挂钩”。

  有需求才有市场。中国向美国出口商品更多的原因是美国公司从中国订购商品,因为中国商品质量好、价格好。通常全球商业规则是:质量最好、价格最优惠、运输最高效的就是赢家。当沃尔玛、开市客、耐克、苹果等在中国做生意的公司为美国市场订购商品时,这就是贸易不平衡的来源。

10月29日,欧美同学会第二届中美经贸论坛在上海举行。 张亨伟 摄

  如果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,我会带上美国每个市的市长、每个州的州长,甚至美国国会议员们,让他们来中国看看。不仅仅是北京和上海,无论在中国什么地方,这里的人对我都很友好,正如孔子所说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。

  孟德士:绝大多数的美国企业,特别是在中国有业务的美国企业,毫无疑问,他们都希望美中关系变得更好。他们也希望在双方存在问题的领域有更多对话。有些领域或市场是外国商人想要进入的,但中国暂时还没有开放。有人可能说:“哦,这是保护主义”,但这并非真相。

  庞无忌:美国商界对中美关系有何期待?

  孟德士:我不认为美中曾经脱钩过。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,美中经济是相互依存、相互交织的。实际上,我也不认为美中有脱钩的可能性。

  庞无忌:您认为,美国一些人对中国最大的误解、误判是什么?为何近年来似乎误会正在加深?

  中新社经济部宏观采编室主任庞无忌近日对话孟德士。孟德士认为,中美双方不会、也无法脱钩,双方经贸关系正在向着积极的方向迈步。对于当前中美经贸关系中的“真正问题之所在”,他分享了自己的见解,并提出很多务实建议。

  庞无忌:当前美国持续面临较大的通胀压力,从中国进口物美价廉的产品其实有助于缓解这样的压力,以此为基础,未来中美能否迎来一个更加顺畅的贸易关系?

  当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,各国面临许多挑战。一些问题变得更为紧迫。这就好比说,有许多地方都着火了,必须决定先扑灭哪一个。我认为,当前,民众的健康和安全是每一个国家的首要任务,各国都专注于疫情冲击下民众的健康和经济复苏,比如:美国的基础设施法案,经济刺激计划等等。除此之外,对美中两国来说,贸易关系是最优先的事项之一。

  美中关系缓和一个很重要的举措是要加强教育交流。越来越多中国学生到美国、美国学生到中国,将加深双方的相互了解。我也一直相信这个理念:通过世界贸易,实现世界和平。“让人们相互需要时,和平自然产生。”

  中国在崛起,但这并不意味着世界其他国家会被削弱。中国的崛起实际上也帮助了其他国家的发展??中国的快速增长带动了巨大的需求。中国已经在发挥一个稳定器的作用。比如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,很多国家货币贬值。但人民币保持强劲,这有助于稳定亚洲。

  对企业来说,当贸易出现困难时,有的美国公司会重新设计供应链。据我所知,绝大多数公司都没有、也不会完全放弃中国市场。如果你是一个主要的跨国企业,你就不可能放弃参与世界第二大市场。

【编辑:于晓】 资料图:中国国旗和美国国旗。图片来源:人民视觉

  我并不是说明天关税清单上的所有东西立刻就能达成协议,但逐步在某些类别上摆脱之前的额外关税,比如农产品、健康用品、服装鞋袜等并不敏感的领域,是可以做到的,也可以给美中关系带来积极的“势头”。

  其方法是,在一些大型的会议上,挑选一些双方都能够同意的事情,在这些事情上达成一致,就有了一个向前的势头。这不仅对美中关系有好处,对世界也有好处。

  以下是对话实录摘编:

  两国在合作中会有一些问题,比如:当涉及到高科技领域时,会有一些高度敏感的内容,如:网络安全等。这也是我主张增加对话和交流频次的原因,心疼!广西一6岁儿童右手四指被切断,血流不止!-广西

资料图: “国家发展改革委与美在华跨国企业高层圆桌会??‘十四五’规划纲要交流会?上海站”举行。王子涛 摄

  MCM控股集团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孟德士(Manuel C. Menendez)是一名与中国有着极深渊源的美国商人。在他提供的寥寥数行简历里,颇为低调地写着:在 20 世纪 70 年代后期为中国重返世界市场发挥了积极作用;1980 年担任大东发展有限公司(GED)首席执行官期间,促成中国与世界财富百强公司成立第一家中美合资公司。

  孟德士:部分原因来自媒体和政治。如果人们没去过中国,不了解情况,就可能引起误会。

  作为一名商人,我的建议是,不能在同一时间处理所有问题。在商业发展中,“势头(momentum)”非常重要。比如:驾驶汽车刚起步时,使用的能量最大,而车轮开始滚动时,摩擦力越来越小,使用的能量也会变小,这就是“势头”。两国的对话也是这样,从起步开始逐步向前移动,并且回到谈话桌上。

中新社记者 庞无忌 摄" src="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MCM控股集团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孟德士(Manuel C. Menendez)。中新社记者 庞无忌 摄" /> MCM控股集团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孟德士(Manuel C. Menendez)。中新社记者 庞无忌 摄

  中国没有发起贸易战。中国典型的做事方式是对外部压力作出回应,于是提高了自美国进口产品的关税。

  孟德士:我把美中关系分成两个“桶”,一个“桶”里装着政策性问题,一个“桶”里装着结构性问题。解决结构性问题非常复杂,可能需要改变规则或法律。所以如果要创造这种“势头”,可以选择解决一些政策性问题,比如关税。

  庞无忌:9月以来,美国对华持续释放积极信号。中美经贸团队在重启交流之后,双方的沟通向更深层次更具体领域推进,更加广泛深入。您如何看待这一变化?

  事实上,他的经历远不如简历里如此低调。孟德士1979年就来到中国,全程见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奇迹,他对记者说:“孟德士”这个中文名正是1985年由邓小平所起。

  孔子还特别强调“仁善”,因此,中国对冲突不感兴趣,从来都不是向外侵略的。

中车长客美国春田生产基地。中车长客供图

  庞无忌:中美经贸摩擦对美国企业有什么样的影响?

  从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,我经常往返美国和中国。我的公司帮助建立了第一家美国和中国合资企业,我亲眼见证了中国发生的所有变化,这是一个伟大的奇迹,令人难以置信。

  孟德士:回答这个问题前,我想说,“贸易不平衡”在美国是一个很大的“政治足球”。但我会告诉美国商界和政界人士,贸易不平衡并不是由中国造成的。

  庞无忌:对中美关系而言,哪些是能够增加这种“势头”的?

上一篇:心疼!广西一6岁儿童右手四指被切断,血流不止!-广西

下一篇:没有了

百码汇心水论坛| 老跑狗图每期自动更新| 火烧图公式网站| 红牛网三期内必出原创| 香港六和合彩管家婆| 香港六合彩全年资料| 香港最准特马网站大全| 飛龍特码论坛| 管家婆自动大全官网| 白小姐旗袍一|